当前位置:主页 > 2018六开奖结果 > 婚途不知返

婚途不知返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19-08-02 / 点击:

  因为事先不知道要演出,所以秋书语并没有带琴来。_)读/书/族/小/说.网+_

  叶成蹊开始的时候还和她一起待在屋里,后来需要陪叶妈妈去跳支舞,就提前出去了一会儿,只剩秋书语一个人留在了休息室。

  可就在他走后没多久,休息室的门却再次被人从外面打开,秋书语一边轻轻拨弄着琴弦,一边头也不回的笑问,“公主,你怎么又回来了?不是要陪妈跳舞?”

  没听到意料中叶成蹊的声音,秋书语调试琴弦的手微停,若有所觉的转过头去。

  “不是他,让你很失望?”她不知道,当他听到她那么自然的叫出那声“妈”时,他的心里有多难受。

  收回目光,秋书语专注的看着面前的古琴,对孟凡森的到来说不上排斥,却也没有欢迎。

  听到她的问题,孟凡森随之皱起了眉头,“我们现在的关系,已经到了没事我就不能来找你的地步了吗?”

  她没什么好和他聊的,特别是在知道了孟晔曾经做过的那些事之后。她知道,孟凡森和孟凡淼应该对那些事一无所知,所以她并不想迁怒于他们,前提是他们能安分些。

  没有理会秋书语的逐客令,孟凡森径自走到了她的对面坐下,垂眸看着她手下的那张琴。

  而孟凡森也不知是为了引她多和他说几句话还是真的思虑不周,竟然诚心的向她建议道,“不



Power by DedeCms